• <tr id='S5rkR32U'><strong id='S5rkR32U'></strong><small id='S5rkR32U'></small><button id='S5rkR32U'></button><li id='S5rkR32U'><noscript id='S5rkR32U'><big id='S5rkR32U'></big><dt id='S5rkR32U'></dt></noscript></li></tr><ol id='S5rkR32U'><option id='S5rkR32U'><table id='S5rkR32U'><blockquote id='S5rkR32U'><tbody id='S5rkR32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5rkR32U'></u><kbd id='S5rkR32U'><kbd id='S5rkR32U'></kbd></kbd>

    <code id='S5rkR32U'><strong id='S5rkR32U'></strong></code>

    <fieldset id='S5rkR32U'></fieldset>
          <span id='S5rkR32U'></span>

              <ins id='S5rkR32U'></ins>
              <acronym id='S5rkR32U'><em id='S5rkR32U'></em><td id='S5rkR32U'><div id='S5rkR32U'></div></td></acronym><address id='S5rkR32U'><big id='S5rkR32U'><big id='S5rkR32U'></big><legend id='S5rkR32U'></legend></big></address>

              <i id='S5rkR32U'><div id='S5rkR32U'><ins id='S5rkR32U'></ins></div></i>
              <i id='S5rkR32U'></i>
            1. <dl id='S5rkR32U'></dl>
              1. <blockquote id='S5rkR32U'><q id='S5rkR32U'><noscript id='S5rkR32U'></noscript><dt id='S5rkR32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5rkR32U'><i id='S5rkR32U'></i>

                老龄社会重阳阁论坛在京召开 共商应对难点

                大连新闻网

                2018-11-30 02:44:14

                中新网北京10月17日电(招嘉虹)17日是重阳节,由盘古智库主办的2018年老龄社会重阳阁论坛暨香山共识发布会在京举行。几十位专家学者及行业人士齐聚香山,共同探讨老龄社会的需求与难点。

                老龄社会30人论坛秘书长唐颖在会上发布了香山共识,其中提到,人口老龄化浪潮正在席卷全球,并正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人们对老龄化问题的关注正从养老、人口政策、社会保障等民生问题扩展到经济、社会、文化、政治,以及城乡、区域和国际战略格局等。“我们认为,老龄社会的到来大势已定。”唐颖谈道:“老龄社会的挑战不容忽视。”

                随着中国加速向深度老龄社会迈进,人口老龄化呈现出超大规模、超快速度、超高程度、超级稳定等特性,由此产生的年龄歧视、代际矛盾、供给失衡、发展受限等问题给中国社会带来严峻而复杂的挑战。

                “目前中国老龄人口已经到2.4亿,”盘古智库创始人、理事长易鹏在会上谈道:“希望引起更多共识,让社会更多人愿意参与到‘如何有尊严老去’这么一个共识里面来。”

                自2010年以来,中国平均每年新增老年人口950万,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5亿。

                “过去40年我们取得的经济成就是在人力资源型的人口红利非常丰富的背景下,”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对中新网记者谈道:“在未来30年的发展当中,人口转变会带来年龄结构的巨变。在高速老龄化过程中,劳动力开始减少、经济成本开始增加。在这样的背景下,怎样保持经济的持续发展,是我们最需要去研究的。”原新认为,想要完全延续过去的劳动密集型发展难度很大,应当结合劳动力人口的受教育结构作调整,充分发挥新劳动力的能力。“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我们只有用经济社会发展应对老龄社会。”

                另外,与会的业界人士也对当前中国养老服务体系里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目前,多地出现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但私立养老院空置近半的情况。不少老人将公立与私立养老院进行比价,认为私立养老院价格过高而放弃。“公立养老院对民办市场的干扰,这个问题特别明显。”华龄智能养老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沈林谈道。他认为,在养老问题上要实行双轨制。“市场跟政府的定位,我觉得是我们作为研究,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

                除了机构养老外,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也是不少老人选择的养老方式。但这两者也面临一些问题。郎力养老COO刘英表示,社区养老受场地限制而床位较少,但是仍需提供全部服务,所以在投入产出比上对企业吸引力较低。而在居家养老方面,则存在购买力及刚需应对的问题。“政府购买的服务,到了服务家庭他不需要,因为你做的事情他不需要。市场化又存在消费能力问题。”(完)